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蔡太太 [1/3]

蔡太太 [1/3]


「大妹子,到我家来坐吧!」
  「不啦,改日吧……」
  「进来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进去。这一带三、四十家,
都是某航运公司船员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结婚年余还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线,平均半年
还不能回家一次。

  这在某一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至于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线船上服务,因触礁沈没,蔡先生是死亡名单
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没孩子, 了笔优厚赔偿金,一个人随心所欲过活。

  卓太太近来听说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张。但耳闻总是
不如眼见,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 了约二百万赔偿金,但又怎可眼红,难道她
们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儘管卓太太不信,却对蔡太太较疏远。本来蔡太太好多次请她到蔡家玩,她都
藉故推开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实在不便推就进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
客人。

  「喔!我来介绍……这位是卓太太,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顺……」蔡太太说。
  卓太太点点头,江福顺向她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
太没伸手。

  卓太太发现这男人约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过三十岁,大概比
蔡太太小二、三岁。蔡太太三十一,说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见过此
人一、二次,却未听蔡太太称他表弟。

  「管人家那么多的事干什么?」卓太太心中告诉自己,坐一会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样你今晚在这吃饭,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不!蔡太太,我还有事……」
  「你也是一个人,有什么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别见外吧,我们是邻居也都是吃海上这家饭的人,我吗?也早就想交你这个
朋友,至于说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顺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点头。

  「这个人可真怪……」卓太太心头一跳,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使人产生好感。
也就是说,他笑起来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动人,一下子就能够使人忍不住地喜欢上
他……

  「这怎么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对这新村中女人的
谣言纷纷,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处处小心谨言慎行。
  「大妹子,就让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饭。」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卓太太,表姐是诚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为冒昧,我也十二万分希望你
赏脸留下吃个饭……」

  「谢了,江先生,要没事我就留下吃顿便饭也无所谓。」
  「大妹子,你有什么事?」
  「这……不便告诉大姐。」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连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绅
士呀!」

  结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顺陪着聊天。
  吃饭时,蔡太太要来点酒,卓太太自然不会喝酒,就连江福顺也不喝,还责备
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还是少喝为妙……」

  「看到没?」蔡太太说:「这可真是书獃子喝酒算什么?我只有一个人,总要
有点精神寄托。」

  卓太太说:「要是不过量,少喝一点也不要紧。」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这样就好了。」
  「怎么?你敢当着大妹子的面让表姐下不了台。」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饭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顺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辞。

  卓太太她本来十分后悔到蔡家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个门,却又有点依依不捨的
感觉。

  她觉得江福顺很讨人欢心,长得不错,又会说话,这十分寂寞孤单的女性心目
中,寂寞又增了几分。

  第二天又遇见蔡太太,她说:「大妹子,表弟走时说要我代他向你问好,他十
分敬慕你。」
  「蔡太太……你在说笑话。」
  「怎么?你不信?我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随便评论女人,我也没听他这
么说过一个女人,你走后,他说你有高贵内在美。」

  「哟!我简直要昏倒了。」
  「好!好!不信算了。」
  「我是说……我那有江先生说得那么好?」
  「他还说,要是你没有结婚,他一定非追你不可,他还说,他永远也不可能忘
记你……」

  卓太太芳心「蔔蔔」猛跳。
  又过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礼物来找她,有陈皮梅、糖果、高级 乾和十个大
梨。

  「蔡太太,这是干什么?」
  「别误会,我可不会送你礼,是我表弟托人送来要我转给你的。」
  「我不能收,才见过一次面,我怎能收这厚礼?」
  「表弟说礼太薄了,他怕太厚你不会接受,你要是不收,我可要夹在中间受罪
了。」

  「那怎么会?麻烦你退回去就是了。」
  「退回去?哼,你要是不收下我马上就会吃光,表弟来了还以为我没送你,反
而留下自己吃了呢?」
  「不会的,必要时我会为你作证。」
  「……」
  卓太太冷静下来下了决心,她以为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预先安排,使她和江
福顺见面的。

  「大妹子,你诚心要叫我背这个黑锅。」
  「这不能怪我,你应知道我是不会收下这礼物的。」
  「大妹子,你不收我可要翻脸了。」
  「蔡太太,你这是强人所难,你就是翻脸我还是不能收。」
  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读过中学,为人正派,这方式行不通
祗好作罢。

  但又过了四天,蔡太太又来找卓太太了:「大妹子,你看怎么样?果然背了黑
锅啦?」
  「怎么?令表弟说你把礼物吃了?」
  「他说我根本没送你,而是自己吃了。」
  「对他解释了吗?」
  「说破了嘴也没用,除非你为我证明一下。」
  卓太太真不愿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检点。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见证一下不可,卓太太总不能不通人情,况且,是送礼给
她而起的误会。

  到了蔡家,又见到了江福顺。他还是那么的热情、客气,此时他笑起来更加迷
人。也可以说,这小子更具有男性魅力。

  「大妹子,你说这能怪我吗?当时送你,你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东西坏了浪
费,就把它吃光……」
  「好吃的说法。」
  「江先生,当时蔡太太送这礼物给我,我坚决不收我们差点翻脸,结果她才拿
回去,所以这不能怪她。」
  「这我相信,但你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几乎可以想到这后果的。」
  蔡太太说:「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会吃掉,你还会寄来?」
  「当然,这叫做礼貌,我的心意尽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没办法。」
  「大妹子,不是我说你,都是你惹出的麻烦我要罚你。」
  「蔡太太,我可没有犯错。」
  「还说没错,表弟可没当第三者面来骂我呀!」
  「那是你活该。」
  「好哇,你们二个人欺负我一个人,我不饶你……」
  卓太太跑到江福顺身后,蔡太太抓不到,她说:「不管!我要罚你在这吃饭,
我去做饭去。」

  「不!不行呀!我有事。」
  「我才不管你有没有事。」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
他拉住。

  卓太太心头一阵颤抖。一个长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经不住挑拨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挣着手。

  「素兰……你不能走。」他拉得更紧,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兰。
  一个男人直呼她的名字,听起来更加心乱。

  「江先生,不要这样,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
  「表姐不反对我喜欢你,她说也祗有你配得上我。」
  花素兰粉脸红了,她怕极了,但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个廿三岁少妇结
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离家都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经常幻想。近
来她常常作梦,而梦中必有江福顺。

  「素兰,我爱你,真的不能没有你,从第一次见了你,我就被你迷住,回去以
后觉也睡不稳,素兰,我知道,你也孤单,就让我们……」
  「不,快鬆手,这成什么样子?」
  「你不可怜我,我也就永远不鬆手。」
  「我可要叫了。」

  「素兰,我要向你发誓,我要是得不到你的爱我宁愿去死。」
  「快鬆手,我求求你,被蔡太太看到我还见不见人。」
  「这样好不好?我们到外面去不要让她看到,更不要让她他知道。」他忽搂住
她的腰就像耕地似,遍吻她的唇、颊、颈子。

  她的防线完全瓦解,像一团香泥似倒在他的怀中。
  这时他又在她耳边说:「素兰,表姐这人嘴快,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你先
走,我们到旅社……」
  事到如今她完全听他摆布,她走出蔡家大门说:「蔡太太,很抱歉,我不能留
下吃饭,我有事要回去了。」

  然后,他们在街上会合,到旅馆去开了个房间……
  他将房一上锁,就将她迷人的身体搂在怀,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隔着衣
服抚摸着她胸前的肥奶,而她也情不自紧的伸出了舌尖,而江福顺一口吸入口中一
阵吸吮……

  在热吻中,他己十分技巧的解脱下她全身的衣物。他的嘴就滑到了她的酥胸上
,轻轻的咬着她的奶头。

  素兰被他这挑逗逗得慾火如焚,她不由的竟动手将他长裤脱下,那根大阳具已
高高挺起。她看得心中狂跳,又将他内裤脱下。「蔔」那根青筋暴跳的阳具挺弹而
出,她看得心喜万分。

  他一把将她抱起,放到床上。她被精光光的放到床上,她羞闭双眼不敢正视他
。而此时,江福顺已将上身的衣服也脱掉,他坐在她的胴体边,那双大手在她全身
上下游移……

  他轻声说:「好一个上帝的杰作,你真美。」
  他伏下头来吻着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阴户不断的淌出了淫水。
  她道:「唔……别吸吮了……我下面好痒……」
  他就将脸凑到她的阴唇一看,只见淫水滋滋,不断的流出来,他就伸出舌头舔
着她的阴唇、阴核,舔得她一阵阵麻、痒、酥,她舒服的猛按他的头,身体一阵颤
抖。

  「唔……雪雪……舔得好……舔得妙……」
  她已被吮舔得实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

  她饥渴的浪叫:「好哥哥……我的好人……人家要……小穴痒死了……唔……
快……插我……快狠狠的插死我……唔……」

  他听命的起来,又伏到她胴体上,将粗大阳具猛的塞入她滑润的穴中。
  她舒服的尖叫:「哇……雪雪……哥哥……顶得好深呀……我的天呀……真爽
死浪穴了……哎哟……再顶深些……」

  他此时将她的酥胸紧紧的捏住,一阵玩弄。他玩了一会就将她的一腿架在自己
肩上,抱住了她那支粉腿,粗大的阳具就疯狂的抽插。

  这姿势使她欣喜万分,她一手揉着自己的阴核,叫道:「哎唔……雪雪……好
哥哥……小穴痒死了……雪雪……顶重些……插深些……」
  顶了大概百余下,她换二手揉着自己的肥奶,看得江福顺慾火如焚,一根阳具
更加粗大了。

  他喘着气说:「你这小骚货,你这蕩妇……我插死你……」说着,更重更快的
抽插不已,顶得她浪笑频频,她扭着细细的腰,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看。
  她说:「唔……好亲亲……我是你的小……骚货……蕩妇……快插死你的……
骚货……」
  江福顺被她迷得色心又起,此时,他将她翻过来摆成狗爬式,让她圆大雪白的
屁股高高 起,他跪在她的屁股后,先拥吻她肥美的屁股。
  她浪浪的催促:「好哥哥……我的小穴心空空的……我要插嘛……」
  他得意的将阳具放到穴口说:「小心喔,来啦……」话未落,阳具已尽根的塞
她穴中。

  「拍、拍、拍……」他的肚皮不断的撞击着她雪白肥圆的屁股上。
  她的小穴又充实了,她的圆大屁股也往后一撞一撞,期使大阳具更深深的顶入
穴中。

  他插着穴,二手在她屁股上轻摸,摸得她痒丝丝的直扭着屁股。他看得淫兴大
增,一根粗大的阳具发狂似的猛顶她的小穴,手变成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有时用
捏着使她又痛又快活……

  如此……下下重肉!根根到底!二人已达高潮,他紧紧抱住她的细腰,将大阳
具猛干一通。

  她突然大叫:「哇……哎哟……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丢……丢
了……啊……」

  就在此时,江福顺全身一抖,马眼一张,一股精水直射而出……
  二人倒向床上,呼呼的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