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堕入性海的少妇..杨晴.. [4/4]


老实说,这两个人的确是刚中高手,他们总能找準我的性感点。吴生的手顶在我的底裤上,大么指和食指捏在我的阴蒂上来回地揉搓,弄得我那个小东西不争气地胀了起来,体内的骚动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从我的阴部散发到全身的各个部位,我开始不安份地动了起来。

看见我身体的反应,那两个人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梁生更加把手伸到了我的裙子里面揉搓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把我的裙子褪下来,我想阻挡,但仿鹈X挥辛肆ζ齱A裙子已经被他褪到了乳罩下面。
「啊 」我羞愧地叫出声来,就在张开嘴的时候,梁生凑了上来,用他厚厚的嘴唇盖到了我的嘴上,舌头搅住了我的舌头。突然的袭击让我乱了阵脚,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让我接受了他。在他的嘴吻在我的嘴上时,我最后一点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心里暗自承认:算了,他已经不理我了。

心理上放下了包袱的我,开始和两个男人亲热起来。此时吴生和梁生一起动手把我的小裙脱了下来,我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裤还穿在身上,脚上还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梁生抚摩着我的小腿,我感到异常的舒服。而吴生已经把衣服脱了下来,大腹便便的他让人看上去十分不舒服,但他的阴茎却已经挺立起来,我用手抚摩着它,感到它在我手中的蠕动。

梁生的嘴含在我的乳头上时,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哦!我的乳房胀得有点发痛,非常需要他的动作。我还侧过身迎接他的嘴,热烈地和他接吻,而他的手仍不停在我的底裤上揉搓,我的阴道早已经淫水氾滥了,我心里早就把什么羞耻感和道德抛到了九霄云外,任由这两个丑陋的95港人玩弄。

以下重新开始用第三人称叙事(各位大哥对此种写法有何见教请直言相告)
吴生的手摸索到杨晴的背上把乳罩的扣子打开,杨晴两只大乳房立刻自由地裸露在空气中。杨晴的乳房由于生过孩子,已经变大但稍微有些下垂,而且乳晕和乳头已经有点变成褐色了。吴生低下头含住杨晴的乳头开始吮吸起来,还不时用牙齿咬着乳头,杨晴被吸得「啊 啊 」地呻吟着。

另一边,梁生也已经把她的底裤脱了下来,他把杨晴的大腿掰开,头伸到她两腿间帮杨晴口交。梁生用手把阴阜拨开,用嘴把阴蒂吸起来,用牙用舌头搅动着它。淫水从杨晴的阴道里不断地喷出来,梁生见时机差不多了,就站起来把阴茎放在杨晴的阴道口摩擦。此时杨晴的性慾已经完全被挑动起来,她迫不及待地用手引导着梁生的阴茎进入她的体内,梁生的阴茎分开她的阴唇一下子捅到底,杨晴被捅得弓起了身体,大声地呻吟着。

吴生见梁生已经得手,便把阴茎伸到杨晴的嘴边,杨晴立刻把它含到嘴里,套弄着吴生的大阴茎。由于得到陈舟的训练,所以杨晴的口功已经不错了,吴生斜躺在那里,舒服地享受着这个性感少妇的服务。
三人就这样淫乱了一阵,梁生和吴生换了一个眼色,梁生把阴茎拨出来,杨晴顿时感到一阵空虚。两人把杨晴的身体扳过来,面向着沙发靠背,这时吴生坐在沙发上,杨晴半跪着把阴道套入吴生的阴茎中,开始上下地套弄着。梁生站在一旁让杨晴的嘴帮他口交了一会后,就转到杨晴的身后,把杨晴阴道里流出的淫水抹了一点在阴茎上,然后用手拨开杨晴的屁眼,龟头顶在她的屁眼上慢慢往里插进去。

杨晴突然感到有物体顶在屁眼上,立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连忙扭动着身子:「不行,啊 不行。」吴生为了配合梁生,在下面加快动作抽插,一阵阵的快感让杨晴的身体变得软弱无力,肛门的肌肉一下子鬆弛,梁生的阴茎顺利地突破了屁眼,慢慢地一点点挤了进去。

虽然杨晴以前已经和陈舟有过肛交的经验,但肛门里还是非常紧,梁生的鸡巴插进去让杨晴感到异常疼痛,这种疼痛和阴道中的快感交集在一起,让她浑身颤抖着进入了高潮:「啊 不行了,我要死了,呜 」杨晴已经浑身无力,被两人架着像三文治似地操弄着,杨晴的嘴里只能含糊地呻吟着任由两人搬弄。

两个95港人享受着性感的北方少妇感到很满足,两人再操弄了一会之后,分别在杨晴的子宫和直肠里留下了精液。
三个人都满足之后,躺在卡拉OK房间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而陈舟则借口广州有事要料理,一早就走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吴生、梁生和杨晴就住在小别墅里,没天没夜地做爱。杨晴一天到晚都不用穿衣服,两个95港人也以壮阳药来助兴,一有性慾就拉着杨晴操起来,在楼梯上、在卧室、在花园,到处都留下了杨晴和吴生、梁生淫乱的身影。

杨晴在这几天里,完全放弃了一个女人的尊严,配合着两人各种各样的姿势和方式,身上各个洞穴都留下了两人的精液。什么家庭,什么工作,杨晴已经完全忘记,有的只是淫乱,只有不停地操。

杨晴和吴生、梁生一起在鼎湖山的小别墅里疯狂地淫乱了五天,杨晴已经从一个有家庭和正当职业的良家妇女,变成了一个满身充满着黑色情慾的女人,整天除了想着和两人做爱之外,杨晴的脑子一片空白。
在此期间,吴生好几次向杨晴暗示,如果她愿意,他会在广州买一套房子给她住,杨晴平时的生活由他供养,或者她可以到他的公司里找一个闲职干干,换句话说,就是想把杨晴包起来。每次吴生这么说,杨晴就说他开玩笑,要包,他们这些大老闆肯定喜欢包小姑娘。

在离开之前的那个晚上,吴生再次和她提起来,杨晴还是跟他打哈哈,谁知道吴生特别认真地和她说希望包她。杨晴看到这人居然认真了,觉得非常好笑,但仔细一想,自己回到广州之后,肯定不能找陈舟了,现在在杨晴的心里只有对陈舟的厌恶和憎恨,一个大男人为了生意,宁愿把自己作为肉票来作人情。

但回到广州该去哪里呢?在杨晴的心中不敢想回家,隐隐中有一种非常对不起家庭、对不起自己的女儿的感觉。一想到这些,杨晴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她有意识地在逃避她的家庭,她因为自己这种淫蕩的品行而感到一种对于自己家庭的羞愧,所以最后她同意了吴生的建议。

回到广州之后,杨晴没有再理睬陈舟。回到宾馆的第二个夜晚,杨晴被吴生接到了他在番禺的别墅里。吴生说先让她在这里住着,到时候让她自己在广州随便挑一套房子再买给她,从此,杨晴就成为了吴生在广州的情妇。同时在她要求下,吴生安排她去了他公司驻广州的分公司担任经理助理,也就是一个闲职,她愿意上班就上,每个月给她支五万元的薪水。

吴生的生意还是蛮大的,要全世界满处跑。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每个月在广州待半个多月,平时她也认真地去上班,但公司里的人大多知道她是什么角色,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和她靠近。
有时候当吴生操完杨晴之后,杨晴一个人看着窗外的一轮冷月,心里一片?凉,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在国家研究机构的知识分子,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人包作二奶的境地。

过了三个月,杨晴给家里打电话,说她通过广州的同学找了一份大公司的工作,準备在广州待上一段,还给单位打了电话辞职。杨晴很茫然地面对着生活,在没有意思的时候,也会去酒吧随便坐坐。
酒吧对于杨晴来说,是一个可以暂时忘却烦恼的地方,喝上一点酒,有点醉意了,再听上几首温柔一点的歌曲,杨晴会觉得自己非常放鬆,可以暂时忘却很多让她很烦恼的东西。

这天杨晴又去老地方──HOUSE,她在吧台的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和她相熟的酒保很快为她倒上了一杯「红粉佳人」。现在的杨晴和以前完全不同,那时侯在北方的时候,她的衣着从来不会暴露,可现在她经过了那些淫蕩的日子后,杨晴在穿着上已经尽显女性的魅力。像她今天,穿着一套黑色低胸的连衣短裙,乳沟在衣服挤压下隐隐若现。

时间尚早,不是很忙的酒保和她聊着天。酒保小坚是个高大漂亮的男孩,他常和杨晴开玩笑说他很喜欢杨晴,每次杨晴都说,如果他喜欢她会倒霉的,小坚吐吐舌头:「啊,你是黑社会老大的女人啊?」杨晴露出迷人的笑容。
杨晴现在并不拒绝男人的勾引,因为她的性慾已经完全被开发出来,吴生一个人根本不能满足她,更不要说吴生还不经常来。像这个会说话的小酒保,可他不来勾引她

过了9点,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多会,酒吧里坐了不少人。这时,一个年轻人拿着酒来到她身边:「小姐,我可以坐下吗?」杨晴抬眼看看他,乾乾净净的不讨厌,她便点了点头。年轻人坐在右边后,他又指着身后另一个男的说:「这是我的朋友。」身后那男的年龄还小一点,向她点点头,杨晴也打了个招呼。他坐到了杨晴的左边,三个人聊了起来。

原来右边那男的叫小武,左边那男的叫小林,都在一家外资公司打工。小林的眼睛特别贼,不停地在杨晴的身上溜来溜去。杨晴时常露出她妩媚的微笑,让两个人浑身的畅快,两人看差不多了,就带上杨晴离开。

三人钻上一辆出租车,车一开,坐在两边的人就开始不老实了。小林抚摩杨晴的乳房,小武则照顾杨晴的阴户。两人从两边把她的大腿分开来,杨晴的短裙被撸到大腿根部,小武的手指熟练地揉搓着她的阴唇,杨晴开始受刺激而呻吟起来
出租车司机在车上欣赏一场春宫秀之后,他们来到一个住宅区下了车,这里是小武租的地方。

他们一进屋,小武和小林就着急地搂着杨晴,两人各抱着杨晴的半边身子,小林搂着妈妈的上边,把早已湿透了的裙子拉开,解开杨晴的乳罩便吻了下去。小林有时把杨晴全个乳房放进口中,另一边则用手指捏着,一时这边,一时又另外一边。

小武则把杨晴的底裤拉下,把脸放到她的阴户前,笑道:「林,你瞧,小淫妇下边已经湿了。」说着一下就把嘴放在杨晴的阴户上,轻轻地舔了起来,还不时用牙齿轻轻咬着杨晴的阴蒂。杨晴感到无比的畅快,身体内部黑色的慾火开始燃烧起来,此时她极需要男人。

杨晴经过两人的一阵爱抚后,浑身发软,两人将自己衣服脱光后便抱起杨晴走进了睡房。小林和小武把杨晴夹在中间,开始抚弄着杨晴的胸部,小林不断地抚弄着杨晴34D的胸部:「呵呵,看看这么大的胸部。对了,你多大了?」小林说着,就把覆盖着杨晴那很有弹性和柔软的胸部上的胸罩扯下来。

杨晴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模糊地应着:「34了,你们都是小弟弟。」
小武笑道:「嘿嘿!我们就喜欢操姐姐。」
小林看着那大大的胸部,真的很兴奋似的。同时,小武也在抚弄着杨晴那隔着内裤的阴部,弄得杨晴叫不绝声:「啊 你们真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待我也帮你们弄吧!」
杨晴握着小林硬梆梆的大肉棒,再舌去舔它、用嘴去含它,杨晴也弄得小林很舒服的叫道:「啊 姐姐,你的舌头好厉害啊!」

然后,小武终于忍不住了,把杨晴的裙子扯下来,套弄着勃起的大肉棒,放在杨晴的唇边。杨晴还在含着小林的肉棒,杨晴「唔!唔!」的哼着,她一见忙把小林的肉棒拿出来,说:「看不出人不大,东西还很大啊!」转而又把小武的肉棒含进嘴中。

当杨晴含着小武的肉棒时,小武在抚弄着杨晴的胸部:「你这骚女人,平时是不是经常和男人上床?瞧你的样子,你真够淫贱!」杨晴对这样的淫秽的话特别有反应,她更加努力地帮小武口交。同时,小林把他的舌头靠近杨晴的阴户,先看个饱,再把他的舌头伸进去舔杨晴漂亮的阴户,「哦 」杨晴嘴里不断地发出这种声音。

过了一会,两人停止了他们在做的东西,首先,小林去舔杨晴的屁股洞,令它不会那么干,然后再把他的肉棒慢慢的想插进去,「啊!痛!痛啊!不要!很痛!」杨晴痛得大叫。因为小林已经把龟头插入了中心部份,所以没有理会杨晴喊痛,仍然一股脑地往里挺进。

与此同时,小武也正把他的肉棒插进去杨晴阴户里,杨晴也叫起来:「哎!很痛啊!快受不了了!」小武不理会她,然后「噗滋」一声,两人的肉棒同时整根插进杨晴伸体里去了!
杨晴开始大声叫喊起来:「啊 很痛啊!」还差点哭起来了。

小林说:「别吵呀!你这骚货!人家正舒服,你又在那烦。不想干啦?过一会儿你又会再淫贱的浪叫了!」
杨晴小穴里面的淫水随着鸡巴的进出而慢慢地溢出来,沿着大腿慢慢地往下流,在床铺上留下了点点的水迹。小林和小武体力果然惊人,他们不停地抽送,而杨晴则是在抽送下达到高潮!

「啊 啊 」杨晴全身不停地抖动,阴道也极有规律地收缩,小武将肉棒深深地插入杨晴的阴道内,享受着这无上的快感!好不容易,杨晴才慢慢地从激情中恢复下来,但是这时候小林又开始抽送起来,让杨晴很快地又再度恢复到先前激动的状态下
整个卧室里都是杨晴的浪声淫语,再加上三人肉体的撞击声,而两人终于在让杨晴达到两次高潮之后,将精液射到了她上下两个洞里面。